柱子大名叫张永柱,今年二十五岁,是叔叔的独生子,因为从小性格孤僻,不善言辞,邻居们背后都叫他傻柱子。两年前经人搓合与腿有些残疾的慧娟结了婚,可是至今还没有小孩。叔叔天天都想抱孙子,急得眼睛发红。一天,叔叔跟我说:晓薇呀,年轻人的事儿我不好问,我求你去打听一下行不?我答应了叔叔,当天晚上就到了柱子家。我问柱子的媳妇:慧娟,你怎么样了,有没有了?她苦笑了一下说:姐,不瞒你说,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。那你们俩没有到医院检查一下吗?没有。这样吧,你腿脚不太方便,明天我领柱子先到医院检查一下,如果他没有什么事,你再到医院检查一下。第二天,我领柱子到了生育专科医院,大夫开了一张检查单,让他做精子检查,我在走廊里等着。过了十多分钟,大夫出来喊:谁是张永柱家属?我站起来说:我是。你过来一下。大夫对我说:这个患者弄不出精液来,你进去帮他一下。我无法向大夫解释,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取精室。这是一间只有八、九平方米的小屋,里面有一张单人床,墙壁上挂着几幅裸体女人的画像。柱子呆呆地坐在床上,看着墙上的画像发愣。我问他: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取精啊?柱子说:什么叫取精?我不会呀。我心里是又可气又好笑,连取精都不懂,真是个傻柱子啊。事已至此,没有别的办法,看来只有我帮这个忙了。我对柱子说:听姐的话,躺在床上,把裤子、裤衩都脱下来,然后闭上眼睛。柱子按我的吩咐一一照做了。我俯下身子,仔细看着柱子的鸡巴,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他的阳物。鸡巴大约有12公分长,4公分粗,龟头已全部露出包皮之外,阴囊鼓鼓的,两个睾丸很大,在鸡巴的根部长了很多黑色柔软的阴毛,从外表来看,鸡巴发育还是很正常的。我开始用手撸他的鸡巴,柱子显得很兴奋,他叫着:姐,你在做什么呢?我的鸡巴好舒服啊。我在给你取精呢。柱子的鸡巴越撸越长、越撸越粗、越撸越硬,我赶紧将取精套套在柱子的鸡巴上,继续撸他的鸡巴。他的鸡巴实在太粗了,我一只手已经不能全部套住,就改用两只手边撸边搓。柱子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着,嘴里叫着:姐,我受不了啦!我说:你实在受不了就射吧。柱子开始射精了,我的手明显感觉到他的鸡巴一胀一胀的,每胀一下就有一股精液射出来,柱子的精液好多啊,快把取精套装满了。我掏出手绢把柱子的鸡巴擦干净,让柱子把取精套送到检验科。过了半个小时,检查结果出来了:一切正常。我又找到慧娟,告诉她柱子没有什么问题,建议她到医院检查一下。慧娟听后说:不用检查了,我肯定没有问题。那你说是什么原因呢?是……是……是柱子他从来没有碰过我。我明白了,原来他们至今没有性生活,难怪生不出小孩来。我问慧娟:你想不想得到幸福,想不想要孩子?她说:我怎么不想呀,可是柱子……柱子的工作我可以去做。我把柱子叫到家里,我问他:你结婚以后为什么不碰你媳妇 呀!他木纳的说:碰什么呀!我简直不敢相信,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还有如此性盲。看来必须得对他进行性启蒙教育了。我从拥抱亲吻开始,详细的给他讲解作爱的基本要领,柱子象个小学生似的认真地听着,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讲完。我问柱子都记住没有?柱子胸有成竹的说记住了。我说:那你今天晚上就按我说的去做,保证你媳妇满意。可是到了晚上九点多钟,柱子打来电话说:姐……我一上床就紧张,结果把你教的办法全忘了。你真是个笨蛋。我又好气又好笑。柱子在电话中说:姐,你帮忙要帮到底呀,我求你了。我开车到了柱子家,先把慧娟拉过来对说她:男人和女人之间都得有正常的性生活,你也不要不好意思,你要想得到幸福想要孩子就得听姐的话。慧娟说:我听姐的。我让他们都脱光衣服躺在床上,慧娟还有些不好意思,在我劝说下才扭扭捏捏的脱下衣服。我对柱子说:你先用手撸阴茎。他笨拙的撸了起来,渐渐地鸡巴有些硬了,我让柱子到慧娟的身边来,可谁知慧娟一见那个粗大的鸡巴吓得直躲,嘴里说:姐,我怕。我说:你怕什么 呀!听人说那东西插进身体里很疼的。真是鱼找鱼虾找虾,这对性盲都遇到一块了。看来只有用最原始、最粗俗的语言和方法教导他们了。我对慧娟说:女人早晚要让男人那个东西插,不插就不能生小孩,第一次插的时候可能要疼一些,以后就不会疼了,你没看到别的女人结婚以后都很高兴吗?姐,我还是怕。我想了想对她说:这样吧,先让柱子插我,你在旁边看看到底怎么样。慧娟说:姐,这样太好了,如果你不疼我就让柱子插。我无可奈何地脱光了衣服躺在他们中间,我把柱子的双手放在乳房上让他抚摸,然后让他用嘴吃我的两个乳房,渐渐地我开始有些感觉了。我把柱子的鸡巴放进嘴里吸吮,让柱子舔弄我的阴部,柱子的鸡巴越来越粗硬,我的阴道也被吃出好多水来。慧娟在旁边呆呆地看着,两只手不自觉的揉摸起自己的小乳房。时机差不多了,我尽可能地张开两腿,柱子挺着大鸡巴站在床前,我说:柱子,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。柱子的鸡巴在我阴道附近晃来晃去,可就是插不到正经地方,我只得伸出手帮他插进来。柱子的鸡巴还真不小,把我的阴道撑得有些胀麻。柱子开始肏动起来,鸡巴一下肏进去又一下拔出来,然后再肏进去,如此反复的运动弄得我很舒服。我心中暗自好笑,没想到柱子第一个肏的女人不是她的媳妇而是他的表姐;不是我偷男人,而且是当媳妇的心甘情愿地让丈夫在她面前肏我。我问柱子:怎么样,好受吗?柱子说:姐,我的鸡巴太好受了。毕竟柱子是第一次肏女人,没肏多长时间就射精了,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到我的屄里,烫得我一阵阵的惊挛。柱子呼呼的喘着粗气,身上冒出不少的汗珠来。我让柱子先休息一下。趁这功夫,我对慧娟说:看到没有,这就是肏屄,男人女人都好受,所以人人才都想结婚,为的就是能肏屄。慧娟说:姐,这下我相信了,一会儿我就让柱子肏屄。我说:这就对了,女人早晚也得被男人肏,否则,我们长这个屄还有什么用呢?我接着说:慧娟,我先给你检查一下看有啥问题没有。说完我扒开慧娟的大腿,低头细看,慧娟的阴毛不太多,所以阴部看得很清楚,粉红色的阴唇很小,我轻轻掰开两片阴唇,里面是通红通红的嫩肉,再向里看去,有一层薄薄的膜挡在屄口处,哇!慧娟到现在还是个处女啊。真是傻人有傻命,这柱子还娶了个处女媳妇。我对慧娟说:象我刚才的样子,你先吃柱子的鸡巴。慧娟张开小嘴费力地吃起柱子的鸡巴,没用多长时间就把柱子的鸡巴搞硬了。然后,我让柱子舔摸慧娟的乳房和阴道,直把慧娟弄得两条小腿乱蹬,阴水外流。我告诉柱子:你媳妇还是处女,可要轻一点地弄啊。怕柱子掌握不好分寸,我就用手扶着他的鸡巴,一点一点地向慧娟的小屄里插,突然,慧娟大叫:哎哟我的妈呀,太疼了,我受不了啦。只见柱子的鸡巴变成了红色的大肉棒,丝丝鲜红的血从慧娟的小嫩屄里流出来。我说:慧娟,你要忍一下,这是处女膜被捅破了,女人在这个时候都会疼的,慢慢就不疼了。柱子你也再轻一点,慢慢地插,不要一下子插得太深了。慧娟的头上冒出了冷汗,我用手绢一边给她擦汗一边轻揉她的乳房。柱子慢吞吞地插着,渐渐地,慧娟痛苦的嚎叫变成了轻声的呻吟:姐,我的屄真的不太疼了……有些舒服了啊……我说:慧娟,你会越来越舒服的,保你以后天天都想让柱子肏屄。柱子射精了,射得很深很多,我给慧娟屁股下垫了一个忱头,让柱子的精液尽可能地流进慧娟的子宫与那里的卵子相会。两个月后,柱子来到我家,高兴地宣布:姐,慧娟的肚子大了。我说:柱子,该怎么感谢我 呀!柱子想了想,随即从裤子里掏出了他的大鸡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