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大学真是人生的黄金时光,大学里的女人比高中生够味,比工作后的女人纯,如果能重读一次大学,我一定多干几个女生,而不是死磕老婆一个人,太亏了。头两年在新校区真是男人的天堂,我住的宿舍楼,是女生宿舍楼,只有一个单元是男生宿舍,重点是天台是通的,而且天台上满是晾衣杆,一到夏天,满天台的女生内衣,乳罩,丝袜,长筒袜,吊带,乳罩,袜袜,性感内内应有尽有,我自认为是很勤奋的,每天天黑都上去尽可能多的猥亵一翻,但奇怪的很,整整两年,到天台晾衣服的女生从不减少。

  其实,恋物还是很坑的,总是手淫让我在女生方面就没那么进取,大学头三年没交到女友,更没干穴,都贡献给各式丝袜各色乳罩了。后两年换了校区,宿舍楼不一样了,衣服都是晾在楼下,下手就没那么方便了,只能是偶尔找机会,快来将乳罩丝袜顺走,找地方发泄完再放回去,各有各的刺激吧。

  大四下学期才认识的老婆,她家是本地的,很快就上了床,她喜欢各种淫叫,我怀疑在我之前她有过很多男人,因为她的逼是黑的,但我怎么问她都不承认,她是单亲家庭,只有妈妈,她妈妈是国企的一个小领导,毕业后我就住进了她们家。

  毕业以后我考了研究生,挺顺利的,重要的我们这些跟着老师的研究生,怎么说呢,说不清,举二三例吧。有个刘姐,比我大2岁,她负责带我,有一回出差做调研,开房时,我跟前台说要两个房间,刘姐说还是二床房吧,她解释说在外地一个人睡怪害怕的,但晚上洗完澡,她光着身子就上了我的床,没任何缓冲,激情后,她让我保密,那之后,她经常找借口让我去她家,去了就是啪啪啪,真是如狼似虎。

  还有一个同学叫马欣宇,和我同岁,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宿舍有一半是女子公寓,走廊里经常有女性内衣,我老毛病又犯了,正拿着一双灰丝忘我呢,被她逮了个正着,后来她约我去江边,也没说什么,她回身抱住了我,在我耳边说,她对象现在很少碰,她找找安慰。那句话怎么说来,每一个你想上的女人背后,都有一个上她上到想吐的男人。过后回想当时就是傻,直接带她去开房多好,但当时真缺根筋,只是从背后抱着她,从领口看看乳沟了事,连嘴都没亲。

  还好故事有后续,一个周末,她约我去郊区一个景点玩,那天玩得很疯,到很晚,没车回来了,就自然而然在附近开了房,做到一半的时候,她男友还找电话给她,她边说话,我边抽插她,那种刺激再也没有过。

 
  这之后我又明白一个道理,无论多漂亮多高贵多美丽多清纯的女人,都有被干的时候。

  但其实干的这些女人就是男欢女爱罢了,没什么特别的感觉。